正在看:红玫瑰

100、第100章(“Masurprise...) 第(2/3)分页

她一会儿,弯腰把被子拉过来盖在她身上,谁知道她伸手抓住他的手腕,往腰上放去。

    傅临远眉梢微挑。

    不动声色,他顺着她的手,算是搂上她的腰。

    他俯身,“醒着?”

    陈静侧脸枕着枕头,迷迷糊糊地说道:“蒋禾,快睡。”

    傅临远听罢。

    原来是蒋禾。

    而因为翻身的原因,衬衫下摆再成了风口区。

    他掌心下滑几寸,眼眸深沉。

    她抓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让他睡。

    傅临远静看她几秒。

    这才抽回手,把被子往上拉,盖着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屋里灯光本来就没开,昏暗得很。他掌心残留的触感仍在,他走出门,拉开,于从刷地站直,把两部手机递给他,他接过来,陈静那一部随手放在她的鞋柜上,接着带上门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轻关上。

    傅临远进了自己的房间,手机扔在茶几上,拿出一根烟低头点燃,喉结滑动,眼里深沉,暗欲。

    于从目送傅临远进房后,看一眼陈静的房间门,呼一口气。

    老板其实是高傲的。

    他或许想要,但一定是她清醒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是。于从又叹一口气,进了自己的房间,因为他真的第一次见到老板主动,且这样对陈静。

    _

    陈静这一觉睡到大半夜,醒来时四点半,她是被身上的衬衫给勒醒的,她靠坐在床头抓抓头发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想起跟他一直在接吻,后来她酒喝多了就醉了,因为后来葡萄酒没了,喝的是威士忌。

    她下了床。

    裙子也不舒服,衬衫也不舒服,她干脆直接脱掉。

    走进浴室里。

    热水冲刷着身子,她脑海里却胡乱地闪着许多画面,他把她抱进来她有印象,后来她好像还拉了他的手搭在她的腰上。

    再后来。

    再后来就是梦里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梦里。

    她心怦怦直跳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有这种梦。

    梦见自己在他手中,毫无抵抗之力,高低起伏全由他。

    她洗完澡,穿上睡衣,走出去,才把衬衫跟裙子捡起来收拾好放到箱子里,随后她回床上,却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她又起身,翻找了一下手机,在鞋柜上看到,她拿了回来,靠着床头。

    方晓给她发了很多信息。

    方晓:他加我了。

    方晓:谢谢你,陈秘书。

    方晓:陈秘书,他怎么没回信息,他在忙?

    陈静不由自主又想起他晚上说的话,他说的那种地步,是到接吻的地步吗?陈静看了眼时间,这么晚了也不好回方晓,何况也不知道怎么回。

    她干脆已读不回。

    蒋禾也给她发了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蒋禾:明天峰会加油。

    陈静看着看着一笑,随后,她看到傅临远的头像,她第一天入职的时候,齐特助一边跟她说要注意的事项一边询问她一些专业问题,陈静一一回答,齐特助带她进傅临远办公室学煮咖啡。

    陈静很细致地学。

    随后,她听见齐特助喊傅总。

    她一转头便看到男人走进来,他那天正睡得不好,神色冷戾,穿着黑色衬衫跟西裤像修罗,他靠着办公桌,低头就点烟,仿佛没看到他们。陈静静静地看着他的侧脸,齐特助也清楚他晨早偶尔会这样。

    可当时傅临远在公司时间并不多,他下午就要飞黎城,于是齐特助拉着陈静过去,齐特助对傅临远道:“傅总,这是陈秘书,这几天你不在公司,先让她熟悉熟悉,傅总,加她给微信,回头有事你可以直接找她,她专业能力挺强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。

    男人抬眼,看向陈静。

    那时一束阳光投射进来,落他的眉眼,使得他一半在明一半在暗,陈静近距离接触他,呼吸都要停了。

    他神色冷淡。拿出手机,点开二维码。

    陈静被齐特助催促着加了他微信。

    他指尖修长,骨节分明。

    是当时留给她最深的印象,后来她到下午,也是傅临远上飞机之前,他通过了她。

    陈静就给他弄了个置顶。

    喜欢,可以掩饰。

    但心跳,无法掩饰。

    陈静看着他头像许久,才放下手机。躺床上,随后拉高被子挡着脸,睡觉。下半夜陈静睡得还行。

    晨早的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她就起床,快速洗漱,随后换上职业套装,外面配着米色长款外套,她打开门,正好看到于从从房间里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这晨早对上。

    陈静说道:“早。”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