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红玫瑰

95、第95章(“去年我生日粉钻是你...) 第(1/5)分页

    深夜,陈静累极想睡,但她想起外面拆开的礼物盒,觉得得收拾一下,傅临远这儿有钟点打扫的阿姨,但一般都是下午才回来,堆着那些礼物盒并不太好,又都堆在地毯上。www.yywenxuan.com她起身拢着外套下床。

    来到门边,就看到傅临远穿着黑色睡衣接着宴珣打来的电话,华辉那事儿其实至今还在上诉中,并没有完全处理好。

    他一边接着电话一边随意把那些礼物盒扔进一个大箱子,陈静靠着门框,安静地看着,以前只看到他在工作时的冷静自律,高高在上,然而实际,他在家会扣窗帘,会做点简单的早餐,也会偶尔像这样,懒散地收拾着令他难以忍受的礼物盒。

    趁着他起身走到那边去倒酒,站在吧台时,陈静走过去,从身后搂着他的腰。

    傅临远一顿,低声问道;"醒了?"

    陈静抱着他劲瘦的腰,靠在他宽阔的肩膀上,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傅临远放下酒杯,拉开她手臂,回身,靠着吧台,把她拉到怀里搂着,陈静挨过去,紧搂着他的腰,靠在他胸膛上,懒洋洋地靠在他怀里。宴珣那边说得起劲,一时倒没注意到他们这边的事儿。

    主要是宴珣人此时在酒吧外面,再怎么样也有点吵,所以根本没听到陈静的声音也没听到傅临远临时开小差。他继续说他的事儿,傅临远这边懒洋洋地听着,陈静也听到宴珣的话儿,心想华辉这事儿真是麻烦,提供了源代码但因为钟龙的老婆手里的协议。

    外资公司也不是吃素的,强盗做法,甚至有点儿无视法律。所以还有得掰扯,也就傅恒势力雄厚,换成别的公司早被他们得逞了。

    陈静昏昏欲睡,傅临远放下手机,垂眸看她,陈静抬眼对上他眼眸,她克制住睡意道:"我想到一个损招。"

    陈静看他眼眸道,"让那家公司用不了这个系统,这个事情,让钟龙去解决。"

    但不之为是个好办法,既然对方不想用道理那就用蛮力吧。陈静说完,看他没回复,踮了踮脚,"怎么样?"

    傅临远看她打个哈欠,拦腰把她抱起来,抱回房间,随后房里灯光灭掉,他抬起手臂把陈静搂过来,陈静埋在他怀里,不一会儿,两个人便睡着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砍掉那几个项目,算是陈静上任后的第一把火,也直接烧到股东那儿,傅恒当然也烧到了,但傅临远一声不吭,直接默许陈静的行为。这让其他人有气无处可发,只能摁下。

    有人私下传傅临远把她宠上天,不管万里远程的死活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陈静做的事情就是傅临远想做的,他们越是在一起生活做的许多决定越是相似,以往,陈静本就是很了解傅临远的,他做的有些决定,有些人会觉得难理解,但唯独只有陈静知道他为何这样做。

    同样的。

    傅临远对陈静,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或许,此刻。

    他们才更明白,为何会相互吸引。

    不过傅临远的默许加支持,当然肯定也有宠的那一份在里面,但陈静争气,她想做好的事情怎么样都会努力去做,顶着压力也要做,所以她态度很坚决,也从没跟傅临远抱怨过。

    陈静上任一周后,要参加一个互联网峰会,傅临远也会出席,但两个人抵达的时间不一样,陈静去得早,她在现场遇见蒋禾,蒋禾今年也参加,蒋禾笑眯眯地上前挽住她的手,"宝贝儿,好巧哦。"

    陈静笑着道:"好巧。"

    蒋禾说道:"最近好忙,我头发都秃了,你看看,有没有?"

    她低头给陈静看,陈静看一眼,推她肩膀一下,"哪儿秃,还是很浓密。"

    "哈哈,就是想你多关心我,你看看你现在,就只跟傅总一起。"蒋禾虽然这么说,但实际上也只见过一两次傅总牵着陈静,实际上大家工作都忙,陈静又不在傅恒了,知道陈静与傅临远住在一起,但确实很少在私下见到他们。陈静说道:"等忙完了,我们找机会再聚。"

    "行呀。"蒋禾说着。她们确实很久没一起聚过了。

    这时,门口停下一辆黑色的轿车,车门打开,傅临远长腿迈出来,扣着外套钮扣往里走,正好也看到她们。

    他眼眸在陈静脸上扫过。

    蒋禾推陈静手臂一下,陈静笑笑,带着蒋禾往里走,她现在有助理,助理在帮她看座位,蒋禾喊了一声傅总,傅临远没应,他被人拦住,正在谈话,神色冷峻。走到里面一些,蒋禾有事就先走了。

    陈静拿着手机给小助理发信息。

    发完了放下手机,傅临远就往这边走来,他扣着领口钮扣,眼眸轻扫着她,正要说话,手机就响,他拿起来看一眼,接了,另一只手握住陈静的手腕,陈静上前,帮他扣着钮扣,系着领带。

    动作很自然。

    两个人也很亲昵。

    扣完后,陈静理着他的领口。

    傅临远电话讲完,放下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