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红玫瑰

89、第89章(“嗯没有我主动解释...) 第(1/4)分页

    走廊这儿寂静如无人区,只有一方墙壁上,拥吻的男女。www.boyishuwu.com陈静被带得时不时地跟他纠缠,她每一次主动都在挑他的神经。握在她腰上的那只手在她腰线上留下掌痕,令她白皙的腰线发红。

    他含着她的唇,唇角微勾,按着她继续吻,衣衫整齐,却宛如已全部褪去。

    身后舞台上的歌手,抱着吉他坐在高脚椅上,缓缓唱起。

    “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,红线里被软禁的红.....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,玫瑰的红容易受伤的梦,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,又落空...”

    “红是朱砂痣烙□□口,红是蚊子血般平庸,时间美化那仅有的悸动...”

    一首曲子落下,众人听得入神,跟着鼓掌。陆臣擦拭着脖颈被前女友吻上的红印,一脸烦躁地从外回来。

    眼神在人群中搜索,随后拉住蒋禾问道:“陈静呢?”

    蒋禾喝不少酒,也有点小醉,她没注意到陆总对陈静的称呼从陈秘书改为名字,她笑着往旁边一指。

    原先陈静坐的那个位置空空如也,只有一个酒杯里被人再次倒满了酒液,他拧眉,蒋禾神色也一愣。

    陆臣走过去抓过酒杯闻了闻,艹了一声,“谁他妈给她喝这个酒!”

    蒋禾赶紧跟过去,也闻到了,她呆了。

    那边冯志听见了,立即举手:“我刚才跟她喝的。”

    陆臣咬牙切齿,恨不得打死冯志,他说:“我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蒋禾怎么好意思麻烦人家股东,她拉过乔惜道,“走走走,我们也去找,她喝了混酒,肯定醉了,也不知道窝在哪个角落里。”

    安全方面倒不是很担心,就怕她吐了之类的没人照顾。于是大家分头去找,冯志也知道自己闯祸了。

    他一跃跳上舞台,拿过歌手的话筒,对着满场喊道:“陈静,陈秘书,你在哪,快出来。”

    陆臣狠狠拽了下衬衫领口,刚走出来就看到服务员照看着唐萌,这个也醉了,他更忧心,拐个弯就往休息室跟洗手间走去。

    喧嚣声传来,傅临远指腹揉着她的唇瓣,退了开来,陈静的酒意褪去一些,比刚才更清醒,听见到处在喊她的名字,她脑袋嗡嗡作响,傅临远盯着她几秒,拦腰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臣的声音由远而近,并有人直接推开一扇制作好的生日屏风,光源一下子投射进来,陆臣一抬眼。

    那长长的黑色走廊,傅临远抱着一身红裙的陈静走出来,陈静肩带滑落,她脸埋在傅临远的胸膛。

    白皙长腿上的高跟鞋带松了一些,微勾着,很性感。

    而身后,蒋禾跟乔惜也从沙发那边绕过来,也是刚才陈静走的那条路,呆愣地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傅临远下颌冷硬,衬衫领口敞开,修长的脖颈,有几分夜刹的感觉。

    艹了声,抓抓头发,舒一口气,道:“醉了?”

    傅临远嗓音低沉,有几分倦懒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就好,我都担心她跑出去。”陆臣笑着上前,伸手,看着傅临远,“我抱吧?我送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傅临远比陆臣稍微高点,人有又半点儿隐在昏暗中,他垂眸睨他几秒,随后不置一语从他身侧走过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陆臣转过身赶紧跟上,道:“那几个前女友我都打发了,傅临远,老子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傅临远一声不吭,抱着人出了清吧。

    蒋禾跟乔惜也携手赶紧跟上,两个人对视一眼,“原来陆总是真的想追我们静静。”

    乔惜哇一声。

    “他那么花心,还是算了吧,一堆前女友。”

    蒋禾点头:“还说他认真呢。”

    乔惜: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!不能信。”

    蒋禾:“对,幸好傅总没把陈静给他抱。”

    入冬的天气,夜晚寒风凛冽。于从不能轻易喝酒,所以今晚他也没喝,车子开过来,停在清吧门口。

    并下车开门。

    傅临远抱着陈静弯腰坐进车里,刚坐稳,蒋禾就拎包挤了进来,傅临远撩起眼眸,神色冷漠,看蒋禾一眼。

    蒋禾咳一声,干笑着关车门,道:“我跟静静住在一起,傅总顺便送我,我今晚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于从转头,无奈地道:“蒋禾,你坐到副驾驶来。”

    蒋禾愣了一秒,这才反应过来这后座三个人坐着拥挤,何况陈静还醉着,被傅临远抱在怀里。她哎了一声,立即下车,暗骂自己蠢,醉糊涂了,怎么跟老板挤一个后座呢,她坐上副驾驶,扣上安全带。

    于从笑看她一眼,启动车子。

    窗外景色倒退。

    蒋禾好几次扭头往后去看。

    傅临远一只手支着车窗,垂眸看一眼怀里的女人。陈静头有些疼,她闻到熟悉的烟草味以及一丝檀香味。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