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看:红玫瑰

89、第89章(“嗯没有我主动解释...) 第(2/4)分页

她脑袋混沌,但还是从他怀里起身,头发披散倒看不太出脸色,鼻尖很挺,睫毛也长。

    红唇被他吮得发红。

    她下了他的腿,坐在另一边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她一离开,傅临远抬手扯了扯领口,余光扫她几眼。

    陈静头很疼,直接靠着车窗。

    蒋禾转头看到她已经坐起来了,立即问道:“静静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陈静伸出手摆了摆,无力回答。

    肩带滑落,手臂白得晃眼。

    蒋禾看她有回应,也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后座极其安静,陈静闭眼靠着车窗,傅临远靠着椅背,手臂搭在中间扶手,长腿交叠,姿态冷峻。

    很快,车子抵达她们的公寓小区门口。

    于从正在犹豫需不需要他把陈静抱上去的时候,陈静掰开车门,她低声跟傅临远道,“傅总,谢谢你们送到这儿,我跟蒋禾上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软得一看就被击溃的样子,好像是驶出很大的力气才找到这个话,说得极其微弱。

    傅临远垂眸看着她,“酒醒了?”

    三个字狠砸在陈静心口。

    陈静摇头道:“还是晕的..”

    说完,她不等傅临远再开口,拉开车门,蒋禾在外立即扶住她,陈静膝盖很软,她晕乎乎地靠在蒋禾的身上,于从看着还是不放心,他打开车门,追上去,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扶上陈静的手臂。

    傅临远摇下车窗,点燃一根烟。

    盯着那黑色手套碰着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们进了楼梯间,于从目送她们上了电梯,这才赶回来,他坐进副驾驶,傅临远咬着烟,语调低沉,含糊。

    “明天换副新手套。”

    于从本想握上方向盘,听到这话一顿,看一眼手上的手套。

    还很新啊。

    他正想跟傅临远说,但不知为何,心里起了点儿异样,他下意识地摘下手套,“傅总,我现在就换,有备用的。”

    傅临远没应。

    于从换好手套,看一眼旧手套,随后启动车子。

    _

    陈静刚才也是强撑着跟傅临远说话,进了电梯她几乎全身的重量都在蒋禾身上,蒋禾抚摸着她的头。

    “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叮—

    电梯已到。

    蒋禾扶着她开门,屋里暖和,她们肌肤上冒起的疙瘩瞬间就消下去,陈静被扶着坐到沙发上,蒋禾赶紧拿了抱枕给她抱着,陈静抱过来,脸埋在柔软的抱枕上。疼痛晕眩,却没法阻止她脑海里的画面,以及汹涌的记忆。

    她抓住了他的手腕,还把他往跟前拽,他拉开她的手腕,她仰头看他,那般像索吻一样,她甚至还清楚记得她被吻得站不住时,发出的声音,而他唇角勾出的笑痕,两个人浓烈的酒味,昭示着这一意外全是因酒而起。

    而她是那个主动的人。

    换成清醒的她,压根不可能去握他的手,更甚至是拽他过来。

    而他或许因酒失了自持,才会吻了过来。陈静抬手抓了下头发,肩膀缩着,恨不能酒后失去记忆。

    要是全忘掉或许更好。

    可偏偏不是,她后面竟然清醒许多,清醒到知道自己勾着他的脖颈,清醒到感受到他按在腰上的手掌。

    她多想睁眼时发现是另一个人,这样或许会好受一些,可事实就是,那个男人是傅临远。陈静又揉了揉头发,蒋禾倒水出来,看她这样,赶紧放下杯子,扶起她肩膀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很难受吗?可是家里没有醒酒药。”蒋禾拨开她头发,陈静睁眼,眼睛雾蒙蒙的,她摇头,“我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?那你怎么一直蹭着抱枕,我去买药吧,妈的冯经理给你喝的什么酒啊。”蒋禾松开她,要起身。

    陈静赶紧拉住她的手,她说:“真的还好。”

    她安静一秒,“蒋禾,我洗个澡,想睡了。”

    蒋禾回头看她。

    陈静眼睛此时很漂亮,脸蛋白皙,但是唇色非常红,脸颊也有些红晕,整个人看起来倒不算很狼狈,主要是她今天也没画很浓的妆,特别淡,现在微勾眼线还在,也没有晕开,所以整个人看起来。

    除了拧紧的眉心能感觉到她确实被酒意侵袭得不舒服外,倒有种别样的美丽,称上这红色裙子。

    像朵玫瑰花。

    蒋禾摸摸她的额头,“真的没事?”

    陈静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给你拿睡衣去,今晚我们一起睡。”蒋禾松开她,转进房间去拿睡衣,陈静接了睡衣,被蒋禾扶着进浴室。

    蒋禾送她进去后,道:“有事喊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砰,门关上,不一会儿,里面水汽蔓延,陈静站在花洒下,后腰处有男人握着留下的红印,但随着热气晕染,红印也没那么清晰。

    蒋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